千樱汐沫

断网长弧抱歉

【嘉瑞】we don't talk amymore

秦酒爱阙七:

•干脆直接用歌曲名来当题目好了emmm
•据说是一口很难吃的刀子
•啊刀子也许真的不适合我
•ooc!!ooc!!注意!!
•走你。


chaptet.1


嘉德罗斯跟格瑞分手了。


那些八卦的媒体记者们知道这件事后,天天蹲守在他们俩的公司。只要一有人出来,他们就是疯一般的涌上去,追问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但毕竟只是公司的几个小职员,知道的也不多,只能粗略的回答几个问题后就匆匆离开了。格瑞也没有怎么出现过,据说是在家中受到打击不愿出来了。


嘉德罗斯倒是逍遥得很。把西装的外套披在肩上,戴着墨镜手插在裤兜里就这么走出了公司。记者们瞬间就把他团团围住,不停地发问着。闪光灯让嘉德罗斯不禁厌烦地啧了一声,摘下墨镜瞥了那些记者一眼,语气轻松畅快,似乎是在陈述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我跟格瑞结束了,就是这样。”


他这样说。


随后,他就坐上了在门口不远处等候已久的汽车,关上车门将那些记者与自己隔离。


当然,格瑞也对这件事做出了承认。并且用的也依旧是平常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当记者们再一次追问关于这件事相关的问题时,格瑞抿了抿唇,转身无视掉。


但他们看不到,格瑞在回答这些问题时,手在轻微的颤抖着。


chapter.2


格瑞来到卧室,里面的布置跟有一个多月没整理过一样,乱的离谱。


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翼一上一下的扑闪着。他走到床边坐下,用胳膊肘撑着膝盖,低头沉思着。


为了感情这种问题而颓丧成这个模样,这可真是不像他。


格瑞扭过头,轻轻地看了眼立在桌旁的柜子。起身走过去,打开柜门拿起里面的几样小东西,用手指缓缓地摩挲着。


——喔,这里嘉德罗斯刚对自己告白时送的牛奶雕塑,虽然不知道是从哪弄来的,不过很漂亮。


——喔,这是嘉德罗斯在自己生日时送的发带,上面刻着属于他的小星星。


——喔,这是嘉德罗斯在节目里把自己不小心抛下悬崖时的赔礼——一个星星吊坠。


——喔,这是……


嘉德罗斯送的每一份礼物,都被格瑞精心地保存起来。还时不时就把它们清理一遍,把柜子擦得干干净净,里面还有几丝淡淡的牛奶味。


格瑞把那个上面标有星星的头带握在手里,望着它出了神,嘴角抹起浅浅的弧度。


好,去走走吧。


握紧了手中的头带,抓起放在一旁的外套与口罩,戴上墨镜扣上帽子就出了门。


外面到处都是烦人的记者,一步留心就会被他们犀利的目光逮住,然后很逮捕犯人一样紧紧地咬着,死都不松开。


也许是运气的问题,格瑞没有遇到任何一个记者在大街上搜寻着。擦肩而过的路人看到自己的打扮也是轻轻地瞥了眼后毫不在意的离开了。


这正和他意。


格瑞的房子里海边很近,走几分钟就到了。


蔚蓝的颜色与天空交合在一起,时不时传来海鸥的叫声与浪花的声音。清新的海风吹拂过格瑞的脸颊,把他银白色的发丝轻轻扬起。


格瑞摘下口罩和帽子,坐在海滩上,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喔,这里貌似是自己与嘉德罗斯出来游玩的第一个选择的地点。


啊,记起来了——嘉德罗斯那时还硬拉着自己去冲浪来着。


不过嘉德罗斯不记得了。


格瑞与嘉德罗斯分手后,每次相遇都是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即使被分配到一个剧组合作也是只剩下一阵沉默,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那天,本应该与嘉德罗斯讨论剧情的内容,推开他的房门时却毫无防备的被那种场面吓怔住。


嘉德罗斯正揽着一个女人的腰,低着头跟她吻的情迷意乱,手还不安分的上下游窜。那女人像是发现了门口的人一样,慌忙地推开嘉德罗斯,扭过头指了指格瑞。


嘉德罗斯转过头,在看到是格瑞的时候语气不禁轻快了起来。


“哟,格瑞。你是来看我与我女朋友之间的日常暧昧吗?”


“……”


格瑞低头沉默着不回答,许久才微微仰首,用着平常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回答他。


“……你忘了?”


“什么忘了?我记得过什么吗?”


“……”


“没事了。”


格瑞不知道那天,自己是如何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离开这里的,也不清楚自己回到家后,是怎么蹲下来捂着脑袋放声大哭了多久。


紫色的眸子怔怔地看着一片蔚蓝的大海,眼底似乎闪烁着什么不知名的情欲流过。


突然,一张稚嫩可爱的脸庞进入了好看的眸子中。女孩正弯着腰,盯着正发着愣的格瑞,开口喊了一声。


“大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声音有些甜腻,又有些令人忍不住要把她宠在怀里的感觉。他叹了口气,扭过头,说道。


“没事。”


“可是大哥哥你心情不好唉☆”


女孩坐在他旁边,托着腮帮看着格瑞。


“……按你们这个年纪,现在不应该是在上课吗。”


“我请病假啊~”


……看起来是假的呢。


格瑞的发带不知何时已经被他取下来放在一旁,任凭海风把自己的发丝吹起,洁白的想雪一样。是那么高洁,又那么美丽。


女孩抿着唇盯了他好一会儿,才略显八卦的开口。


“大哥哥失恋了?”


“……”


“嗯。”


出乎意料的平静。女孩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把被海风吹落的发丝别回耳后。“那你不伤心吗?”


“……因为找不到悲伤的理由了。”


“大哥哥你长的这么好看,要多笑笑嘛!你看!”


说着,女孩歪了歪脑袋,咧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齿贝,两个小酒窝显现在两颊。


格瑞看了她一眼,抬起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嘴角边勾起着浅浅的弧度,笑着说。


“你肯定有个很好的家庭,朋友,父母。他们都很在乎你。所以你才会活的这么幸福和快乐。”


“才不是呢!我妈妈总是逼着我去学钢琴,明明我最讨厌那种东西了!”


“那你有想过,没有父母的时候吗。”


女孩被格瑞的话吓怔住了,张了张口又不知怎么回答,只好撅撅嘴,说道。


“……倒是没有。”


格瑞又把目光投向海岸,紫色的眸子里清楚地倒映出海的蔚蓝与清澈。


“因为没有,所以才要珍惜。”


“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跨过由缘分支起的桥靠近你身边的。”


“所以,”说到这,格瑞再次把目光转向女孩,笑着叹口气,“……要好好保护住啊。”


女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把话题转回刚才,兴致勃勃地说道。


“大哥哥笑起来很好看啊!多笑笑嘛!”


“你该回家了,你父母还在等着你。”


格瑞抽了抽眼角,拉着女孩站起来,把她送到大道上与她挥挥手告别。


女孩轻轻地挥了挥手,转过身大踏步地走向回家的路,还哼起了歌。


后面突然传来下水的声音,女孩猛地回过头,发现刚才与她说话的那个大哥哥正一步一步的朝海里走去。开口喊住了他。


“大哥哥!你在干什么啊?!”


说着,便迈开脚步跑回了海岸上,踉踉跄跄地走进海里拽住他的手腕,抬头看着他。


“……”


格瑞身体顿了顿,转过头把手里的发带交到女孩手里,笑着嘱咐她。


“帮我个忙。”


“你以后,每天都来这里一趟,最好在下午七点之前。”


“你会遇到一个金黄色头发的男人,帮我把这个交给他。”


“跟他说,我……”


话语突然停下,格瑞抿了抿唇,暖暖的手心握住了女孩的手,示意她抓紧。眼角的盐水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了已经没过膝盖的海水里,笑着开口。


“我很想他。”


说完,便转身继续往前走着。


女孩突然感觉鼻子有些酸,她捂着嘴,有些呜咽的开口。


“大哥哥……你去哪……?”


在海水没过腰身,格瑞再一次停了下来,抬起头望着蔚蓝的天空许久,才用着有些沙哑的声线说道。


“……我的幸福不见了。”


“我要去找它回来。”


女孩就这么看着格瑞,一步一步的走向更深的地方,直到海水没过肩膀,淹没头顶。


格瑞再也没上来过。


chaptet.3


格瑞死亡的事,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娱乐圈,可谓真是闹的惊天动地。


瑞粉们开始抱着格瑞的照片和专辑放声大哭着,其他明星们也是吓了一大跳。谁也不会想到,那个排名稳居前三的格瑞,竟然就这么的离开了。


当然,受了最大刺激的是嘉德罗斯。


一开始看到这则新闻时他还觉得这是在开玩笑: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直到雷德把海上搜寻对把格瑞的尸体捞上来,确认已经失去呼吸时,嘉德罗斯的精神全面崩溃。


他开始拒绝接受任何一家公司的接见,待在家里门都没碰过几下。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电脑上格瑞的照片,托着腮帮出了神。


照片上的他看起来更为美丽。银白色的发丝被发带支起,有一串自然地垂在脸颊旁,紫色的眸子里满是淡漠与清高,被唇膏涂抹过的唇瓣樱红剔透,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地在上面咬上几口。


嘉德罗斯想起了格瑞那时在自己身下带着哭腔求饶的样子,那可真是美味至极。


进入一个贴吧,随心地滑动着鼠标浏览着里面的内容,心情愈来愈烦躁,刚想关掉这个网站时却被一张图而停止住了动作。


图上的人有着一头银发,懒散地垂下来任凭海风吹拂着,面向大海,手里还握着那一条他送给他的头巾。


猛地站起身来,急急忙忙穿上鞋跑出门口,在大街上毫不遮掩的狂奔着,朝那个海边奔去。


街上的行人看到嘉德罗斯时先是惊呼了一声,掏出手机拍着照,还有人追上去索要着签名与合照。可还没追多少,就已经被嘉德罗斯甩在了身后。


跑到那个海岸时,衣衫已经被风吹得凌乱不堪。金黄色的发丝由于汗水的紧紧地贴在脸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在海滩上到处寻觅着。


嘉德罗斯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女孩身上,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手里握着那一条熟悉的发带。


“喂!渣渣!”


张口喊住了那个女孩,猛地跑过去她身旁,指着她手里的发带质问着。


“发带的主人,在哪?”


女孩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我问他在哪!”


有些急躁地吼出声,抓住了那个女孩握着发带的手腕,轻轻颤抖着。


女孩捂着嘴,努力地把要逃出来的眼泪憋回去。挣开被握住的手,把发带塞进他手里,有些哽咽的说道。


“他说,他很想你。”


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夺眶而出,女孩捂着嘴,转身离开。


嘉德罗斯怔怔地望着手里的发带发着呆。


然后他把发带放在心脏的位置,跪下来大声哭喊着。


嘉德罗斯从来都没有这么伤心过。那声音像是嘶声力竭地悲吼,又像是在自责的哀嚎。


他明明记得的,他明明什么都记得的——


他记得第一次跟他告白时他脸上泛起的红晕。


他记得手指触碰到他发丝时柔软的触感。


他记得他们第一次接吻时他身上传来牛奶的淡香味。


他记得他第一次笑着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倒映出星星。


他记得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举一动。


但为什么,他们之间只剩下了沉默呢。


嘉德罗斯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在乎这个叫做格瑞的人。他开始为自己提出分手的行为感到后悔,他开始第一次的放声痛哭。


海风带着他的哭声,传的很远,很远。



end.


☆刀子真的不适合我
☆我还是专心小甜饼与大肉好了:D
☆写的啥玩意嘛我这
☆谁的点梗不记得了


搞了个表情包,其实觉得犬科组挺萌的

和自家鹤丸殿聊天然后。。突然想到的表情包。。其实也算不上了,就当作娱乐一下X

2.24张佳乐生贺

QQ空间发过了,来LOF发一下
链接在评论

张佳乐生日快乐

#2017,给你一个世界冠军。#

#张佳乐生快#

歌名:咫尺荣光
原曲:梦与叶樱
策划:千樱汐沫
作词:千樱汐沫 枝寒 秋暮夕
翻唱:上蝎
念白:花轮
后期:千纸Zhi【拾枫社】
美工:竹砸砸
宣传:千樱汐沫
画师:小六

1(千樱汐沫)
又曾忆当年  往昔零落难成回忆
可叹那一霎  决绝两难旧梦别离
血景未重逢  繁花空散一人孤寂
谁在徒记惦  携手相随彼此默契
不去想  荣光依旧生熠
不去问  年少的梦不易
枪未响  人已散  而你依旧在原地
那一年荒野百花绽
2(枝寒)
一语间,西部荒漠的相遇自此难忘
并肩闯,枪响雷鸣剑气狂
谁曾料,世事反复无常你中途退场
从此我,两人荣耀一肩扛
一人奋力行,夜深人静谁懂苍凉
几度浮沉间,转身离去江湖浩荡
又是微风起,再无繁花血景绽放
前路亦无惧,只因心中难掩渴望
再起航,荣耀音仍回响
再起航,冠军心仍激扬
3(秋暮夕)
决定前再一眼 似故园落红满地
又经历过几人离去
莫叹息 只要不悔曾经生命的轨迹
阴霾间 未到最后怎放弃
怀缅前 仍坚信努力并非从无意义
屏幕中 荒原花开又一季
莫驻足 又向来处望去退路已无迹
光影间 不再留一寸余地
落幕前 往日更高顶点仅一步之距
荣光中 恍如那年曾与你

念白:大孙,你看,世界冠军。

那一年,从西部荒野到百花
那一年,战场上独剩你与百花
从第二赛季到现在,多少次距顶点仅一步之遥。
不弃,不惧,一路追求
仅将此歌献与你
世界冠军,张佳乐

感想:首先先谢谢小六太太的授权(P.2授权图)
感谢各位太太不嫌弃我。这首歌提前出来了,自己都没有想到,感谢各位太太。
最近身体一直不好很少写歌,这首也是合词,不过等毕业之后歌曲会多起来的。
今年的主题是2017,给你一个世界冠军。
张佳乐生日快乐

最后,欢迎扩列。

这就很尴尬了……沉迷输出见死不救

内心复杂……对面的鹊哥哥……服吗

沉迷输出见死不救
我觉得学医救不了中国人